第五十四章 一些不得不多加的后話

|

  一、幻想

  曾初二時,蔣笑天很多時候都沉迷在自己那美好的幻想中。

  打小,蔣笑天就老愛看金老爺子的《笑傲江湖》??催^,非常羨慕戲中的令狐沖和任盈盈,羨慕他們最終真心相愛,在歷經周折后終于得已結為夫婦,攜手共生永遠在一起,想要“千秋萬載,永為夫婦”,能夠心意相通琴簫合奏下那千古天下第一曲———《笑傲江湖》。

  受令狐沖、任盈盈影響,他也就只非常希望著,自己能夠盡早去與那一他一直有在深深愛著的人———陳小潔。一起浪跡天涯、笑傲江湖,也能夠去琴簫合奏一曲《笑傲江湖》,那將是何等幸福!

  受這一影響,從此蔣笑天開始非常向往武俠世界,覺得要是他們也能有去活在那么一個武俠世界中,那該都好。

  身懷絕技,與心愛著的陳小潔一起仗劍奔天涯,手牽手、心連心,浪跡天涯、笑傲江湖,以四海為家,過著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生活,攜手闖蕩于乾坤間。累了,就找一處世外桃源隱居起來,莫管江湖恩怨;只彼此喝喝酒,下下棋,同大自然共歡樂,豈不妙哉!豈不痛快!一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倚樓聽風雨,淡看江湖路”。

  讀初二那會,蔣笑天就只是這般時?;孟?,希望能盡快就去與陳小潔在一起,就是一輩子,盡他最大的能力去關心、愛護、呵護、保護、照顧好她,去給她幸福。

  但,只可惜的是,當下,他雖是盡早就快去遇到了自己所想要的那另一半,已遇到那個他認為值得一生去深愛的女孩,卻還是只得將這一切有去深深埋藏在心中,不敢相說出。

  因為不敢相說出,他只得在心里每天對著陳小潔有去滿腦子充滿了幻想。

  二、這二氧化碳,到底多少錢一斤

  初三上半學期,一日化學課上?;ɑɡ蠋熣谟眯慕o蔣笑天全班講解二氧化碳的分子式,“有不懂的你們就提問?!?/p>

  只是花花老師沒料到,他才話音剛落;一同學王強就名正言順了,趕緊地脫口而出,“老師,請問這二氧化碳到底是多少錢一斤????!遍_始了他的找茬,畢竟人家從一上課花花老師說那堂課將講解二氧化碳時起,這問題就已經開始在肚內深深地困擾著他;他早就有好幾次忍不住要去問了。這下可好,順水推舟。

  “你丫的腦漿多少錢一斤,這二氧化碳就多少錢一斤!”只是王強未可知,但見花花老師瞬間就給他氣歪了,教了十五、六年書,不知給多少學生講過了多少遍這二氧化碳,還從沒遇到有誰膽敢去向他問這么個棘手的的問題;擺明了就是捉弄,太不像話了,還哪像個學生,擺明就是混蛋。

  三、肖掌門的煩惱憂愁

  初三下半學期,由于蔣笑天十兄弟頻頻鬧事反抗于他肖掌門的專 政,“殺”得他是措手不及,對十兄弟整日是焦頭爛額,不知如何下手整頓。只怪他們是全班男生,實在不好去強加管理,實施殺一儆百,對之嚴加懲罰,所以對他們當時的那些所作所為他也只得是聽之任之。有時被逼急了,甚至還不得不時而找上蔣笑天與之進行無奈密談,想招安于他,“笑天??!你能不能帶領幾個玩得好的不再不吵不鬧了;只要你能答應這樣,我就可以放手好好的去嚴懲一番那幾個吵鬧的人了?!?/p>

  每每此刻,蔣笑天都是只得慚愧的默默低下頭去,沉吟不語,因為他做不到。沒辦法,奈何千百年前的孟子他老人家早就有說了,是給下了定論。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只好舍生取義!

  四、肖掌門的整人手段

  “我呢!這個人有點怪,又閑數數麻煩!所以對于你們那些上課吵鬧、睡覺,不用心聽講的人呢!算你們幸運,我不會像其他老師那樣動不動就是要你們去做八十、百來個俯臥撐。畢竟你們很多人都給練出來了,隨便百來個一下就好,不成問題。我也就索性更簡單些,只要求你們做一個,就是給我趴在那別動,第一次三分鐘,二次以上就五到十分鐘!當然,嚴重點的,趴個半小時我也不會介意。你們可得記好了!”這是肖掌門經常對蔣笑天班人的警誡。

  然雖則只一個俯臥撐,但當坐在后排的米浩、楊凡、趙小覺等人在經常因一些小事,如睡覺、講話被肖掌門叫進去“南書房”遭虐后,才發現一切沒那么簡單,他們是寧可去做一百也不想去做那肖掌門手中的那一個。那一趴實在是悲催,比直接做一、兩百俯臥撐來的可不只是辛苦了一點,根本就不是一個等量級。

  每每進門前,他們皆還是活蹦亂跳的一個帥小伙,面不改色氣不喘,心也不亂跳!可這遭肖掌門那一番狠心虐待后,出門時卻全已成了氣喘吁吁,面則紅潤那個叫有光澤,簡直就堪比關公再世,心跳那直叫一個亂,撲通、撲通,似一頭小鹿在亂撞。是不得不咬牙直句狠言去,“肖掌門,算你歹毒!”

  五、肖掌門眼中的碎發

  碎發,最為常見的一種發型。初三,蔣笑天十兄弟都是剪此發型,殊不料,看在肖掌門眼內,卻是那么礙眼。經常搖頭沖蔣笑天全班人直嘆呼過去,“唉!我真不知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個什么審美觀念,是怎么想的,尤其是你們這些男生,剪的那個頭發簡直就像是遭突然個不小心,馬舔了一樣,還自以為很美觀不是?”

  六、肖掌門, 蔣笑天今生最為敬佩的老師

  “說實話,肖掌門是我到目前為此,遇到的所有老師中,在我心目中地位最高的一位。不管現在是這樣,將來也是這樣,可以說在我一生中亦是如此。如今,對我而言,他就是我的恩師,是我最為敬愛的老師。初中,他對我是那般厚愛,充滿期望。只可惜,我一直都在不停的辜負于他的厚愛與期望。初二、初三時,作為副班長的我竟帶頭與眾兄弟一起干了那么多“壞事”。讓他傷透了腦筋,太有令他失望。如今作為畢業極近三年后的我,居然沒有親自有去看望他一次。真是覺得有些對不住他。同時現在,他仍然在不斷的關心著我,仍然對我充滿了厚愛與期望。只可惜,對于現在無心學習的我而言,只能再次辜負于他,真是覺得已沒有顏面再去拜見他。在者就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合適的時間。(也許,這也是我為自己找的一個借口吧?)肖掌門,在這里我想對你說一聲“對不起”。這么多年了,都不曾來拜見過你一回。也請你記住,不管滄海桑田,你永遠都是我的恩師;我這一輩子永遠都無法來忘記的恩師,只為你是我這人生路上最為重要的那一位老師?!?/p>

  ————摘自2010年4月15號,蔣笑天幾經周折后至他們所在縣縣一中讀高二時日記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实时预测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十大彩票正规平台 股票融资公司指哪些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福彩 广西快乐十和值走势图 新浪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极速时时彩能做鬼吗 广西快三官网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