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出院

|

  

  胡媛媛和李全他們離開了,而李峰吸收了他所接受的陌生記憶之后,忍不住抓狂、鄙視、佩服,很是復雜。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重生到這么一個極品的身上。

  李峰遙頭嘆息,他堂堂兵王重生在這個極品身上,以后被別人諷刺是一定的。但這又如何?能穿越成功,重話一世,這已經是老天給他最大的恩賜。

  “飆車失控?墜落懸崖?”李峰眉頭緊皺,心里暗道:“這處處充滿疑點,看來是有人想要李峰死。哦,應該是想要自己死?!?/p>

  原來的李峰已經死了,他現在就是李峰,既然別人想要他死,那那些想要他死的人他是不會放過的。

  因為他現在就是李峰,總不可能告訴別人,自己是穿越來的。

  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必須把那些想要他死的人找出來。他不喜歡敵人在暗處的感覺。

  “在李峰的記憶中,胡媛媛這個妻子雖然對自己厭惡,但并沒有什么殺機,到是那個跟著自己的堂弟。剛才見到他的時候,他的眼眸深處閃過了一絲陰冷。這很可疑,看來自己必須從這個堂弟身上著手調查?!崩罘咫p眸閃過一抹精芒。

  等融合吸收了所有的記憶后,李峰開始對接下來的人生做好了完整的部署與安排。

  當然,最重要的是提升實力。

  前世的他是特戰師的第一高手,然而,武道一途并非只是融合靈魂記憶便可完全掌握,再精妙的武學寶典都需要內力配合,而內力必須由李峰自已進行修煉才行。

  九天心經就是李峰前世的武學,也是他成為特戰師第一高手的基礎。這九天心經其實就是一套能夠吸收靈魂的武學,它能把靈魂之力轉化為內力。

  這也是前世的時候,他加入特戰師的原因,因為他想修煉九天心經,增強實力,需要戰斗,需要靈魂之力,需要無窮的殺戮。

  雖然他腦海中有很多其他的功法,但他還是覺得應該修煉九天心經。

  再次閉上了雙眼,李峰開始運轉起了九天心經的心法。但還是和上一次一樣,不能聚集真氣。

  不過醫院這地方人多嘴雜,不適合修煉,所以在李峰的強烈要求下出院了。在出院那天,只有李全來了,胡媛媛并沒有來。

  “峰少,大嫂她公司有事,所以就沒來?!崩钊斎徊粫嬖V李峰,不是胡媛媛有事不能來,而是不愿意來。

  李峰不介意的笑了笑,胡媛媛雖是自己的妻子,但她對自己有很深的成見。上一次來看自己已經很給自己面子了。

  “走吧!”

  ………………

  云鶴園,是一個就算是有錢都不一定能夠住進來的地方。有句話說的好,出入云鶴園這扇門的,就是影響整個城市的人。

  從而可見,云鶴園的門檻到底有多高。

  很快,李峰乘了李全的車進了云鶴園中的一棟已經無法用金錢衡量的別墅之內。

  “少爺好?!崩罘鍎傁铝塑?,別墅的傭人不情不愿的向李峰問好。

  李峰淡淡地點點頭,沒有理會這些傭人,直接進入大廳。在李峰進入大廳的瞬間,他分明看到那些傭人譏笑的聲音。

  李峰暗中嘆息,連這些傭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看來他這個大少爺做的還真是失敗啊。

  “峰少,劉少剛才打電話來了,想問問峰少什么時候聚一聚?!崩钊茉诶罘迳磉吂暤?。

  劉少名叫劉世超,劉家大少爺。一個月前就是受到這劉家大少劉世超的邀請,在飆車的過程中,他的跑車突然剎車失靈,沖下了山坡。

  李峰眼中精芒一閃。

  自己的前任膽小怕事,怎么會去飆車,這本身就有大問題?,F在剛出院,劉世超就邀請自己,很明顯這是一個坑,一個對付自己的坑。

  那在這件事中李全扮演什么角色?想到自己剛醒來的時候,李全的眼中那閃過一抹陰冷,他當然不會相信這件事和李全一點關系都沒有。

  劉世超邀請自己,在自己是去還是不去?

  不去?無法證實自己心中的猜測;去,明知是圈套,卻往里面鉆?

  哼,對付這些紈绔子弟自己有的是手段,為什么不去?不僅能夠確定是不是李全和劉世超,還可以讓自己更好的融入這個新的身份。

  經過一番分析,李峰可以肯定,這絕對是針對自己,而挖下的大坑。不過,李峰卻也不懼。以他的學識經驗,想要對付幾個紈绔子弟,那實在是太簡單了。

  想到這,李峰沉吟一聲,轉頭看著身邊的李全問道:“李全,你腦袋比較好使,你有什么看法?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

  試探,李峰是在試探李全。

  當然了,現在的李全怎么也不會相信自己的這個草包堂哥在試探自己。

  “峰少,為什么不去,上一次就是因為劉世超他們邀請峰少飆車,害的峰少出事,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宰他們一次?!崩钊珦]舞著拳頭說道。

  “你說的不錯,是應該好好的宰他們一頓!”

  李峰的雙眸深處,閃過一道寒芒,他已經可以確定,這一次劉世超的邀請和李全脫不了關系。

  “李全,你說去什么地方見他們好?”李峰問道。

  “帝王閣吧,帝王閣是天海市最好的地方?!崩钊敛华q豫的說道。

  “好,你去通知劉世超,過幾天就到帝王閣好好的聚一聚?!崩罘妩c了點頭,雙眸之中的寒芒更甚,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這,又是一次李峰對李全的試探。

  如果這件事和李全有關,他早就安排好了見面的地方。

  果然……。

  李全已經想好去什么地方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