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宿命的相遇!大地之熊的兒子

|

  看著眼前的這只巨大的熊類魔獸,薩倫的心一下子涼了:這是?大地之熊!

  大地之熊是什么?恐怕大多數武者都是有所耳聞的。大地之熊,成年便有八階魔獸的實力,相當于人類八級武者,而且天生力大無窮,能夠感應大地之力,號稱‘只要站在大地之上,便能在八階魔獸之中無敵!’

  而出現在薩倫眼前的這只魔獸,分明就是一只大地之熊,而且還是已經成年的大地之熊,面對這只大地之熊,薩倫心中生不起半點反抗之意,甚至,就在大地之熊出現的那一刻,薩倫的雙腿也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而薩倫處于驚恐之中,卻沒有發現眼前的大地之熊竟是一臉的哀傷,好像在尋找著什么。

  大地之熊也發現了薩倫,有些哀傷的眼神瞬間變得通紅,它的眼中閃過一絲憤怒的光芒,好像和薩倫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嗚!”一聲大吼,大地之熊不給薩倫絲毫的反應時間,四足著地,飛快的撲向了薩倫,一副不將薩倫殺死誓不罷休的樣子。

  “怎么會這樣?”薩倫心中大叫著:“大地之熊不是有數的幾種溫順的八級魔獸之一嗎?怎么會主動攻擊他人!”

  事實上,薩倫見到大地之熊之所以不逃跑,除了因為自知無法逃跑之外,還有那么一絲期望,期望大地之熊不會攻擊自己。大地之熊雖然實力強橫,但是,這種魔獸的性格卻與之強橫的實力成反比,只要不是別的生物主動招惹它,它是不會貿然攻擊的。

  所以,大地之熊除了有一個‘最強八級魔獸’的稱號之外,還被人稱作是“最溫順的八級魔獸”!

  但是,現在這只‘溫順’的八級魔獸卻主動開始向武者進攻了!這對于心情忐忑的薩倫來說無異于滅頂之災!

  面對憤怒的大地之熊,薩倫哪里還相信著什么狗屁的“最溫順八級魔獸”的說法,此時的薩倫下的肝膽俱裂,連忙轉身向要逃走,卻忽然發現自己手中還抱著的嬰兒,現在這個嬰兒對于他來說,無疑于是個累贅,毫不猶豫的,薩倫便將手中的嬰兒扔向一邊,腳下卻是不停,飛快的向著萬獸森林之外逃去。。。

  大地之熊怎么能允許薩倫逃走,一聲巨吼,大地之熊兩只巨爪忽然重重的向著腳下的地面派去,只聽“轟”的一聲,整片地面忽然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隨后,大地之熊腳下的地面裂開了一道寬約三尺的巨大縫隙,咔咔咔咔,地面不斷裂開,向著薩倫逃走的方向不斷延伸過去,速度竟是快得出奇,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便到了薩倫的身后。

  薩倫身為五階武者,直覺自然遠超常人,發覺身后有異樣的響動,頓時大驚,兩腳輕輕在地上一點,身體忽然像一只大鳥一般躍到了半空之中,他的身體剛剛躍起,拿到巨大的裂縫便到了他剛才所站的那片位置,當真是險之又險。

  可是,薩倫這么做雖然躲過了大地之熊的這次攻擊,速度卻是慢了下來,整個身體更是在半空之中沒有辦法調轉身形,不過,只要雙腳落在地面上,薩倫便有信心再次施展身法逃脫大地之熊的攻擊范圍。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地之熊再次有了動作,只見他兩只巨大的前爪忽然閃爍起了深褐色的光芒,再次向著腳下的地面拍了下去。

  這次,大地之熊腳下的地面沒有開始搖晃,反而是半空中薩倫身下的那片土地有了變化,只見那邊地面之上突兀的冒出了一根根尖銳的地刺,密密麻麻的足有數百根之多,煞是壯觀。

  “??!”薩倫身在半空,無處借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根根地刺慢慢的升起,然后,一聲慘叫,薩倫的身體直直的落在幾根地刺之上。

  嗤嗤,幾聲尖銳物刺破肉體的輕響聲過后,薩倫的整個身體被地刺穿過,瞬間沒了聲息,死的不能再死了。身為五級武者的他,只是一個照面便被大地之熊擊殺,大地之熊的恐怖,由此可見一斑!

  瞬間殺死五級武者薩倫,大地之熊眼中的憤怒之意稍稍減輕了些,眼中再次閃過一抹哀傷之色,四肢邁動,向著薩倫尸體的方向走去。。。

  “哇哇哇。。?!币魂噵雰旱目藓奥晜鱽?,大地之熊忽然停下了腳步,將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一個裹在襁褓中的嬰兒正躺在地上哇哇大哭,聲音竟甚是洪亮。

  剛才薩倫情急之下將懷里的嬰兒扔到地上,這嬰兒本該沒命的,誰想,這萬獸森林中早已經積蓄了厚厚的一層落葉,這嬰兒落在地上卻是被落葉減緩了力道,連一點傷都沒受,不得不說這是個奇跡。

  大地之熊本也以為這嬰兒早已經死去,卻沒料到這嬰孩還活著,好奇之下,大地之熊走到了嬰兒的身邊,忽然舉起一只巨爪,緩緩地向著嬰兒落下,看樣子竟是想要這嬰兒也殺死!

  大地之熊的力氣何等之大,莫說是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就算是薩倫那樣的修煉有成的武者也決計擋不住這一爪。這一爪若是落下,這嬰孩絕對會死的不能再死。

  就在大地之熊的爪子即將落在嬰兒身上的時候,大地之熊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不忍,不由得,那只落下的巨爪也慢慢的收了回來。

  “咯咯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大地之熊收回爪子的剎那,原本大哭的嬰兒忽然停止了哭泣,反而開始瞇起小小的眼睛,向著大地之熊開心的笑了起來,沒有一絲害怕。

  “伊呀呀呀!”在大地之熊驚訝的目光中,那個嬰兒忽然將兩只柔弱的手臂伸向了大地之熊,嘴里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見到這一幕,大地之熊眼里的憤怒之色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柔和的眼神,看著襁褓中的嬰兒,大地之熊慢慢的張開嘴,忽然口吐人言,卻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人類的孩子?這就是宿命嗎?人類搶走了我的孩子,可是上天卻給了我一個人類的孩子,這是什么?上天的補償?宿命?或者是別的什么?”

  “不,人類搶走了我的兒子,我為什么要救這個孩子,我不殺了他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我絕對不會再救他的,不會,不會,絕對不會!”大地之熊喃喃自語道,好像很是掙扎。

  狠狠的轉過頭,大地之熊強迫自己不再看那個襁褓中的嬰兒,轉身向著來時的方向走撲去。

  “哇哇哇。。?!本驮诖蟮刂苻D身的時候,襁褓中的嬰兒忽然再次哭了起來,哭得撕心裂肺,好像萬分不舍一般。

  大地之熊聽到孩子的哭聲,身形微微一頓,好像被定住了一般,一動也不動。

  時間好像就此停住,萬獸森林中只剩下一陣陣哭聲,除此之外,在沒有別的什么。

  “唉!”一聲長長的嘆息響起:“罷了,這就是命吧!”大地之熊說完,轉身走向了大哭不已的嬰兒,輕輕說道:“既然上天讓你我相遇,那么,從此以后你便是我的兒子!”說完,大地之熊張開嘴叼起裹著孩子的襁褓,緩緩地向著萬獸森林之中走去。。。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