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強悍大學生

|

  吳艷麗很后悔,后悔今天為什么選擇坐一趟普通的特快回家,后悔沒有聽同事的建議,坐客車回家,她實在低估了五一勞動節的客運量。

  作為一個不經常出差的普通干部,吳艷麗沒有多少出差的經驗,自然不知道勞動節火車客運量是多么的恐怖,人潮人海中,好不容易擠上了火車,結果火車行李架已經擺滿了各種行禮,只有一個行李箱的位置,可自己根本就沒有足夠的力氣把身邊這大箱子放上去。

  這也都是她出差一次,帶回去的禮物,這在單位基本上是慣例,無論是誰出差都要帶東西回去,即便她帶著這些東西十分吃力,也不能免俗。

  吳艷麗人如其名,又冷艷又美麗,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身材窈窕,曲線玲瓏,特別是一張俏臉,更是冷艷中帶著嬌媚,任何男人看了都恨不得把眼睛盯在她的身上不愿意收回,一路行來,總是能聽到女人數落自己男人眼睛不老實的聲音。

  她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容貌對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可在她到達自己座位時,忍不住有些動搖了,她的座位在靠窗戶的那邊,過道上坐著一個大學生摸樣的男孩。

  這個男孩穿著很普通的衣服,身材略顯單薄,臉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看不清楚具體容貌,如果是在別的地方看到,絕對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大學生,可現在就顯得有些特別了,他實在是太安靜了。

  在這么嘈雜的環境中,他居然好像處于靜室中,是那樣的格格不入,手中拿著一本讀者雜志,很投入的看著,完全沒有受到其他人的半點影響,即便是自己這個美女走到他的身邊,他居然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吳艷麗說不出什么滋味,這可以說是第一次被異性無視了,她現在眼角余光還能看到,其他的男性乘客想要過來,卻又有些不好意思幫自己把箱子放上行李架。

  “同學,你能不能幫個忙?”吳艷麗想自己反正也要進去,不如就直接找這個男生幫忙好了,她心中暗暗期待這個男生見到自己這樣的美女,會有什么反應。

  蘇驚飛正在靜心看著手中的雜志,沒想到有人在叫自己,而且聲音還十分動聽,盡管說不上多么嬌嗲,卻可以讓任何男人聽都非常舒服,比之自己學校那些女漢子們的聲音,不知道強了多少。

  不自覺的抬起頭,就看到了吳艷麗,眼中閃過一絲驚艷,果然是一個美女,不過他還是很快冷靜,緩緩的道:“哦,你好,有什么可以幫你的?!?/p>

  吳艷麗原本以為男孩看到自己,應該會很快就被自己的魅力吸引,然后像很多男人一樣,主動獻殷勤,熱情的不得了,結果這個男孩只是抬頭看了自己一眼,似乎根本看不出自己是個美女,幸好他還沒有拒絕自己的。

  心中暗道這個家伙真沒品味,口中還是求助道:“我是你里面那個座位的,可這個箱子實在太大了,你能不能幫我放在行李架上去?”說話的時候,指了指上面僅有的一個空位。

  蘇驚飛的身材略顯瘦弱,吳艷麗的箱子重量可不輕,作為一個美女被人無視,她心中多少有些惡作劇的意思,也沒有提醒蘇驚飛。

  看了一眼吳艷麗的箱子,蘇驚飛沒有廢話,直接站起來,讓吳艷麗先進去,然后就在吳艷麗驚奇的目光中,一只手把箱子舉起來,輕松的好像只是一具空箱子,然后很準確的放入了空檔之中。

  不少因為關注美女的男性,見到接近美女的機會沒有了,都暗中后悔自己應該主動點,被這個明顯是書呆子的男孩撿了便宜。

  只有吳艷麗才知道,自己的箱子可不是看起來那么輕,不然自己也不用向蘇驚飛求助了,這個男生也就一米七八的樣子,而且胳膊都都有些消瘦,哪來這么大的力量,一時驚奇,吳艷麗連道謝都忘記了。

  蘇驚飛也沒有在意吳艷麗的反應,沒有多想只是繼續坐下看書,很快就恢復到之前安靜的狀態中,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吳艷麗這時是真的無語了,這個男孩是真正的書呆子吧,不僅沒有把自己當成美女,火車上幾個小時也十分無聊,已經和自己有了一個好的開始,怎么就不會像別的男人那樣與自己聊兩句,解一下旅途寂寞呢!

  關注這邊情況的其他男人也都恨不得把這個榆木疙瘩腦袋的男生踹在一邊,這個家伙簡直是浪費機會,不但近水樓臺,而且已經有了很好的開始,居然沒有把握住,活該屌絲一輩子更孤單,上天真是不公平,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落不到我的身上呢!無限怨念在車廂里蔓延。

  火車不會因為某些人的怨念和某女的不忿而受到影響,在吳艷麗上車幾分鐘之后,火車已經快速啟動,因為蘇驚飛的沉默,吳艷麗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干脆拿出一本雜志,也和蘇驚飛一樣看起來。

  沉默中時間過得很快,火車很快到達第一個車站,這時從下面只是上來三個乘客,按照五一客流來說,這樣很不平常,可當乘客們看到這三人時,頓時明白了其中原因。

  為首一人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而且身材魁梧,五一的天氣已經不錯,這個男人只穿著意見短袖,肌肉墳起的雙臂露在外面,上面猙獰的刻著紋身,臉上滿是橫肉,而且還有一道刀疤,膽小的乘客只是被大漢目光掃過,就不自覺低下頭。

  跟著他的兩人雖然不如刀疤大漢兇惡,也起碼有一米八五,每個都是膀大腰圓,偏偏還穿著自認為很潮的嘻哈裝扮,而且一腦袋殺馬特,酷屌拽的五顏六色頭發,簡直就是明擺著告訴別人“我是混混,別惹我”。

  三人一前兩后走上車,過道上的乘客都自動給他們讓開路,盡管這里已經比較擁擠,在他們上來之后,還是給了他們足夠的行走空間。

  刀疤大漢上車之后,就想隨便找個座位坐下,可他左邊的一個小弟忽然拍了拍刀疤大漢,指著吳艷麗的位置,淫笑道:“大哥,我看那邊的風景比這邊更好,不如我們去那邊坐吧?!?/p>

  目光順著小弟的手指看去,頓時眼睛一亮,嘿嘿笑道:“還是你小子眼睛好用,那邊的風景果然是比這邊更好,看看我們今天晚上有沒有機會爬山,嘎嘎?!?/p>

  兩個小弟會意的嘿嘿陪笑著,簇擁著大哥向著吳艷麗的身邊走去,其他乘客也都明白刀疤大漢打著什么樣的主意,可是出行在外,大家都是秉承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然沒有人會出頭。

  刀疤大漢帶著兩個小弟走到吳艷麗和蘇驚飛身邊,兩個小弟已經主動上前對著吳艷麗和蘇驚飛對面的兩人道:“我們和這邊的小姐是朋友,你們把座位讓出來一邊站著去?!?/p>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