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人妖之道4(完)

|

  不得不說錢書生有一副極苗條的身材,因為這個荒廢的院子連門都被斷墻淹沒了,只能從角落的小狗洞鉆進,書生不費吹灰之力就爬了進去

  而跟在后面的梁民川則因為身材有些臃腫卡在了狗洞里

  “喂,寡婦,你真行啊,這么小的洞居然能鉆進來……哎……不是吧,我被卡住啦!”梁民川費力在洞口掙扎

  錢書生對他翻了白眼:“你在干什么???”

  “我現在貌似是進退兩難了”

  “所以你不能叫小川子??!”

  “混蛋你說什么?你能叫小錢錢我就不能叫小川子?”

  錢書生無奈搖了搖頭,準備把他從洞里拽出來:“放松點,你別在里面用力!”

  生拉得梁民川全身抽筋自暴自棄道:“算了,你別管我了,今后我就住在這兒了”

  就在兩人一拉一扯的情景中,他們身后的廢墟里發出稀稀疏疏奇怪的聲音,一種類似怪獸的呼吸的恐怖的聲音

  兩人頓時驚了全身雞皮疙瘩毛起,又想起剛剛那兩個男孩說過的可怕的生物就更覺得驚悚了,已經爬過來的錢書生二話不說準備拋棄梁民川離開

  剛邁出兩步被梁民川抓住腳踝:“混小子,這種狀態下正常人會扔下我不管嗎?”

  錢書生以牙還牙道:“你剛剛不是說要住在這兒的嗎?不用擔心,我很快就回來,去買塊蛋糕就回來,放手吧!”

  梁民川識破他的詭計大吼道:“你現在買蛋糕干什么?小錢錢,我們這對‘雙頭牌’不是一直都一起努力的嗎?”

  “有那種事嗎?”

  見錢書生決心拋棄自己梁民川放低了身段,妥協道:“我明白了,這樣吧,你以前不是很想要那件背后寫著劍客字樣的皮夾克嗎?我給你就是了”

  “誰要那種沒品味的皮夾克???”

  錢書生掰開他抓住不放的手,想著自己逃命要緊,梁民川死活不撒手,兩人一拉一扯反而把卡在洞口的梁民川給拽了出來

  不過同時廢墟里狩獵已久的怪獸也趁機狂風暴雨般的向他們撲了過來,怪獸外形看起來像是沒毛的巨大化的雄獅,頭頂長著一對堅硬的犄角,沖過來一個猛撲將他們同時撞暈了

  聽到怪獸在院子里的嘶叫聲,外面等候的兩男孩跑去了馬德的人妖店求助

  萬幸的是現在不是怪獸的進食時間,它將暈倒的兩人給深深埋在了地里,像是貯備食物一樣,等到餓的時候再進食

  半小時后,兩人從昏迷中漸漸清醒……準確說應該是被一個小孩的聲音叫醒的

  “醒一醒……醒一醒,你們怎么了?”

  睜開眼皮,是馬瓜正蹲在他們面前,梁民川看見這個安然無恙的小孩,弱弱打了個招呼

  “喲,小子你還好吧!”

  錢書生總算放下了心:“真是個讓人操心的孩子,沒受傷吧?”

  看了看被埋在地里的兩個只有腦袋的人,馬瓜反駁道:“這些話應該我對你們說才對吧!”

  梁民川仍然想在小孩面前強詞奪理,把責任推卸到錢書生身上:“寡婦,你現在的樣子可真是很了不得啊,你的身體哪里去了?就這么被一只畜生給埋了?”

  錢書生不屑閉目哀悼:“你也就剩個腦袋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梁民川覺得這次自己算是丟臉丟大了,抬頭仰天哀嚎:“劉三,高水……永別了!”

  馬瓜叫住他們兩:“冷靜一點啊,你們只是被埋起來了,又不是死了”

  錢書生故作鎮定:“這樣啊……那馬瓜你不用怕了,我們是來救你的!”

  馬瓜對這種大人真是無語了:“你在說什么啊,你們跑來干什么?”

  梁民川回避這種丟人的話題:“不說那些,不過說回來,你還真行啊,居然沒事”

  馬瓜點頭:“嗯,因為我一直都躲在樹上,爬上樹卻下不來了,正在為難的時候,就看見一只怪獸把他們兩頂在頭上搬過來并埋起來”

  梁民川嘆息:“沒想到現在的怪獸都像人一樣懂得貯備食物了!”

  錢書生斜了一眼:“還不是你這個白癡害的”

  “吵什么吵,你個死寡婦,要是我出去后一定揍死你!”

  兩人又鬧了起來,馬瓜則徒手在給他們刨泥土,想把他們挖出來,一邊挖一邊自責的流下了眼淚:“對不起……我不知道因為我讓你們被埋在這里,我到底在干什么,害了你們……還說要證明自己是個男子漢……明明我什么都沒做到,可是我一直都不甘心爸爸不人小看,我明白的爸爸雖然是那副德性,但其實比誰都心地善良,只是誰都不了解這樣的爸爸也不想去了解,我只是不想他被人那樣罵……我……”

  說著馬瓜的眼淚像是涌泉一樣,哭訴一個小男孩內心脆弱的一面…

  梁民川跟錢書生一時間呆了,這樣一個懂事的孩子明明只是想要跟父親好好生活在這個社會里,卻一直忍受著不一樣的眼光,這一刻他們的心也被小孩的眼淚軟化了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那只怪獸進食的時間到了,它嘶吼著出現在馬瓜身后

  梁民川兩人及時喊道:“喂,馬瓜,快走,不要管我們了,你一個人先逃吧!”

  “再不走連你都會被一起吞掉的!你聽見沒有,走??!”

  錢書生大吼著,可馬瓜卻不停在給他們兩挖土,執著的要救他們出來

  “我不會走的,我不是懦夫,絕對不會放下你們逃跑的!”

  “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快走!”

  眼看著怪獸長大滿是歷牙的嘴,伸到馬瓜的頭頂準備一口咬下去

  情勢不容攜帶,梁民川跟錢書生急得滿臉青筋,愣是在怪獸撲上來的時間里全力從泥土里分別拔出自己的左右手,在它咬到馬瓜的前一刻兩人分別擋住了怪獸的兩只犄角

  馬瓜以為自己死定了,緊閉著眼睛,隨后聽到一聲響聲而且并沒想象中痛觸才睜開眼睛,他在梁民川跟錢書生的兩只手臂間得救了

  回頭的時候,梁民川對他鼓勵道:“你根本一點都不懦弱,我們都明白的,你老爸也不是什么懦夫!他是你偉大的父親,是你的英雄!不要說誰都不知道不了解,父子之間,只要你們彼此都明白不就好了嗎?還有……至少我們兩是了解這一點的吧!”

  錢書生抓住怪獸犄角雖是吃力,但那眼神卻很篤定地說:“你記住至少這里有我們兩個是理解你們的!”

  馬瓜很驚訝地看著這兩個人,雖然打扮得人妖的模樣,此刻卻極其的有男兒氣概,眼前的怪獸或許在下一刻就會突破他們的阻擋吃掉他們,可他們卻沒有絲毫害怕的模樣……

  “真是會說大話……”

  一個不屑沉重的聲音騰空而來

  馬瓜睜大了眼睛,怪獸身后出現的是自己人妖老爸,沒等他反應便全力一拳揮在怪獸身上,那種力量猶如泰山猿人之力

  直直的一拳如排山倒海一般,將那只與人等高的怪獸給打飛進廢墟里,并撞斷一堵舊墻,周圍成土飛揚

  梁民川兩人驚得啞口無言,這種力量居然是人類爆發出來的,無論哪一個大力士也未必能做到這種程度

  馬瓜回頭激動道:“老……老媽……”

  怪獸從廢墟里爬起來準備襲擊馬德,馬德一個箭步上前用雙臂抱住它的犄角,360度旋轉,將怪獸再次仍在廢墟的舊墻上,穿透了幾層墻的破壞力,現場就像是在拍電影的大爆破似的

  看見這一搏斗場面,錢書生的腦海里立即反應曾經有見過的場景:“我想起來了!在外國列強入侵的時候,赤手空拳就沖進敵人陣營,獨自在敵陣中殺至渾身被敵人的血染得鮮紅的男人!鬼夜叉——馬德!原來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男人!他應該是我們的老前輩”

  一連幾拳,馬德將怪獸當場揍死在廢墟里

  出來后,馬瓜連忙道歉:“老……老媽……我……”

  馬德卻一拳把他給打暈了:“小白癡,現在應該叫我老爸!”

  接著便將兒子扛上了肩,準備回家,離開時回頭對還在地里埋著的兩人交代:“喂!你們兩個混蛋被炒了,學了半天跳舞都不會,一點兒用都沒有,我店里不要你們這種人,下次再敢亂叫我人妖就不是這么簡單就放過你們了,不過……沒事兒的話,隨時歡迎來店里玩兒……”

  最后的話說的不算矯情,但也不嚴肅,大概就是另一種感謝的口吻吧

  離開時另外兩個男孩對馬德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甚至可以說是崇拜的地步,目送他離開的同時還連忙鞠躬敬禮

  父愛永遠都是偉大而又英勇的,弱小也好強大也好,人妖也好男人也好,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愛的方式,可這名為父愛的東西在孩子眼睛里都是一樣的偉岸,馬瓜自此打開心里的郁結,在他眼里這個打扮得女人模樣的人妖老爸是無比英雄的,也是無可取代的……

  披著不一樣的外貌,曾經的輝煌也不曾消減,即使是人妖那也是非常了不起的狹義之士

  作文——《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同時也是兼職我的媽媽,我是說雖然他是爸爸但其實是媽媽,媽媽的身邊有很多人妖姐姐,雖然他們都非說自己是蝴蝶,但要我說都是蛾子,但是我覺得大家都是好人,他們很善良心靈比任何人都美麗,媽媽以及人妖姐姐們,希望你們永遠是美麗的蛾子!我最喜歡這樣的你們,作者——馬瓜!”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