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招高棋!

|

  看著孫潔的背影,顧風感覺無奈,苦笑著思索著:為啥自己得罪的都是醫生呢?當真是同行是冤家啊。

  顧風容不得再多想其他的事情,趕忙將天心果實剝皮,然后撥開這粉紅色的外皮,再用藥杵將里面晶瑩的果實再用烘干機烘干搗碎磨成藥粉。

  這活兒還必須得顧風親自動手,因為這不僅僅是磨成藥粉的問題,還牽扯到調配的比例。天心果實是主藥,還得加上別的藥材,這些藥物放在一起搗碎,方可治療何曼的遺傳性暈血癥。

  傍晚,趁著方晴來送飯,顧風決定把這個好消息一同給方晴分享:“何曼的治療有希望了,天心果實我找到了?!?/p>

  方晴先是一愣,她聯絡了很多人可是都沒有找到天心果實的下落,顧風找到了?既然是找到了,方晴也替何曼高興著:“既是如此,那我就要拭目以待了。我可是非常期待,見證奇跡的時刻?!?/p>

  方晴大大咧咧的性格倒也沒有問顧風是怎么找到這天心果實的,她還以為,顧風是個醫生門路自然非常多。要是知道是從孫潔那里找來的,方晴指不定要開啟暴怒模式了。

  不過,顧風并不知道此刻門外多了一只耳朵。辦公室的門質量從來都不會好到哪里去,劉立馬這小子看著方晴給顧風來送飯,一時間俯首帖耳在顧風辦公室的門邊,恰好是聽到了一些話。

  這讓劉立馬立即就炸廟了!什么?何曼治療有希望了?

  也不知道顧風說的是真是假,劉立馬頓然就感覺到非常無助。他本來就是個海歸,在岳父大人的幫襯下今后絕對有望成為醫院掌權舉足輕重的年輕一派??墒侨缛纛欙L將何曼的病癥給治療好,院方對于顧風的栽培肯定會超過于他!

  不行,一定要去跟岳父商量商量一下對策。

  劉立馬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羅主任的辦公室,大呼道:“岳父,不好了。顧風找到辦法了?!?/p>

  “這么快?”羅主任吹胡子瞪眼,他還想看看顧風的笑話,沒成想顧風居然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嗯,我剛才偷聽到他跟方晴的對話了,好像是顧風已經找到了什么天心果實?!?/p>

  羅主任反復的思索,念叨著:“天心果實?”隨即他自言自語道:“這天心果實藥效很穩定,按照道理而言,是治療一些很普通的病癥,例如感冒發燒、各種身體的炎癥,又怎么會拿來治療何曼的病癥呢?這是不是有些太過奢侈了?”

  “奢侈?”劉立馬是個西醫,自然是不知道天心果實的藥用價值。

  羅主任解釋道:“立馬,你有所不知,這個天心果實難以栽培,藥用價值非常高,我們當前的醫術還不能完全掌握天心果實的藥性,所以天心果實價值不菲,一顆就達到數百萬元?!?/p>

  劉立馬頓時就吸了一口涼氣,這天心果實是鉆石做的么?一顆就得五百萬元,顧風一個小窮鱉,哪里能夠拿出來這么多的錢?

  羅主任一個激靈起身:“不行,我得阻止他。我要出去找點同行,立馬,你就留在這里監視顧風,他有任何的動靜你都要告訴我?!?/p>

  也不等劉立馬回答,羅主任火急火燎的取下了白大褂,隨即就奔到外面去了。

  羅主任從醫多年,自然是有許多的業內同行。在國內,他也認識不少的權威專家,他要聯合這些權威專家來抵制顧風,造成一定的輿論壓力迫使顧風收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羅主任人品不好,跟他關系好的也都是一些沒有醫品的老家伙。當下,羅主任就把顧風的事情滴水不漏的告訴了這些人。

  其中有個權威的心理學家張克群跳起來,激動的拍了拍桌子:“這不瞎胡鬧嘛!暈血癥乃是一種心理方面的病癥,怎么可能用藥物隨隨便便就能治好的呢?依我看,顧風這小子根本就不懂醫術。純粹的就是在瞎搞!”

  張克群這一激動,很多拍馬屁的人也紛紛附和:“就是啊,現在的年輕人做事情就是這么的瞎胡鬧,老羅,你也不用擔心,我看這個人根本就不懂得醫術?!?/p>

  “話雖如此,但是你們有所不知的是,我們醫院的林院長非常力挺顧風,所以說想要阻止還得通過施壓的辦法,張老哥,麻煩你隨我前去說服說服一下我們的周董,只要事情辦成,我老羅絕對會銘記于心你的恩情?!绷_主任信誓旦旦的說道。

  張克群揮揮手,一聽到有好處了,眼睛都笑成瞇了一條縫:“好說好說!我這就隨你走上一遭?!?/p>

  對于周瑩的辦公室,羅主任還是輕車熟路的。他一個醫院的元老,不可能不知道周瑩辦公室所在。當即就帶著張克群等一行人去到了周瑩的辦公室。

  “周董,大事不好!”羅主任像地震爆發似的嘆道。

  “不好?”周瑩起身給羅主任倒了一杯開水,羅主任是醫院的元老,雖說羅主任辦過很多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周瑩還是選擇了容忍。畢竟羅主任在崗位上也沒有多少日子了,這個時候把羅主任給揪下來,難免會讓其他的老同志傷心。

  羅主任點了點頭:“是啊,顧風不知道從哪里找到了天心果實,說是已經有辦法解決何曼的問題?!?/p>

  天心果實這個名字在周瑩這里已經不是什么陌生的詞匯了,之前方晴也是問自己幫忙找尋天心果實,想不到顧風已經找到了?在周瑩看來,這的確算是一件好事,找到了天心果實,不就代表著何曼的病癥有了解決的辦法么?

  可為什么在這個時候,羅主任卻是說什么大事不好?

  “羅主任,到底是有什么不好的?”

  羅主任把身后的張克群給拉到身前,介紹道:“周董,這位就是我們國內非常權威的心理專家張克群了,還是讓他跟你介紹介紹吧?!?/p>

  張克群一副老學究的樣子,慢條斯理的說道:“老羅說的不錯,的確是大事不妙!何曼的病癥我也了解過,無非就是一種遺傳性疾病。但是這個疾病卻是跟常人所不一樣,她是心理疾病,應該要用心理療法,用藥物治療,的確不是上上之選?!?/p>

  “嗯?”周瑩對張克群還是有些了解的,這個張克群的確是個權威的心理專家,所以對他的話周瑩也比較重視。

  “且不說天心果實的價格奢侈,能不能治好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如若治不好這倒也算了,倘若治出來什么毛病的,這個責任誰來負?”張克群故意放大了問題,他知道這些企業家都是很在乎信譽方面的問題,所以要勸說周瑩,還是得夸大其詞。

  不錯,周瑩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沉思。按道理而言,顧風是她的下屬應該選擇相信顧風才是??墒菑埧巳菏菄鴥鹊臋嗤<?,說話更有權威性。

  她不懂醫術,也就不懂顧風的能力。這事兒還真得好好琢磨一下才是!

  “好吧,羅主任,張專家,謝謝你們的提議,我會好好考慮的?!?/p>

  夜晚,周瑩開車接了方晴,請她去喝點咖啡,母女兩也好聊聊一些事情。羅主任以及張克群的話,周瑩沒有絲毫隱瞞全部都告訴了方晴。

  周瑩是個企業家,自然有她的顧慮。方晴倒是也能夠理解,不過這羅主任也實在是太壞了,蔫壞蔫壞的,自己搗亂也就算了,居然還請了什么專家來助陣!

  “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們選擇相信了顧風,讓他治療何曼的病情,就應該讓他始終到底,我們再去干擾的話,不但會影響顧風的發揮,而且還會被人覺得我們食言?!狈角鐒裾f著,她知道顧風現在有麻煩了,倘若母親從中攪合的話,顧風治療何曼那可就有些懸了。

  周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話雖如此,不過顧風到底是年輕人,而張克群是國內的權威老專家,恐怕……”

  方晴打斷了母親的話:“媽,你都什么思想啊。這個年頭從來都不是以年齡來判斷成就的,不是還有很多比你年齡大的人成就還不如你嘛。所以說,年齡這東西根本不能作為劃分成就的唯一標準?!?/p>

  “倒也是了?!敝墁摴恍?,方晴所說的也不無道理。

  “對了,羅主任此人在醫院排除異己,之前很多年輕有為的專家都被他擠兌走了?,F在又把矛頭對準了顧風,這個人心胸狹隘,而且做事情一肚子壞水,我看就不要留他在醫院了?!狈角缭缇拖氲侥赣H面前參一本了,這一次也實在是忍不住了。

  羅主任這家伙還糾集了一些專家來搗亂,試圖給母親一些壓力,隨后就能夠如愿以償的讓顧風停手。這可真的是一招絕妙的棋!

  周瑩卻是搖了搖頭:“你有所不知,這個羅主任是我們醫院的元老,這么多年來說不說有功勞,苦勞還是有的。而今他年齡已老,馬上就要退休了,這個時候讓他離職,勢必會影響到其他的成員。所以,不是什么緊要的事情,就讓他安安穩穩的度過這幾年吧?!?/p>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