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玩命攔車

|

  五個人就這樣彼此勾肩搭背的吼完了整首歌,歌聲并不是很好聽,錢啟文的破鑼嗓子混在里面,有的地方還跑調,但是五個人唱得很忘情,這不是在用嗓子喉,而是用心在吶喊。那一首歌的時間,流淌在他們臉上的笑容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話,那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純。

  張揚他們一直立在原地,不曾離開,成了他們這首歌的忠實聽眾。他的臉上沒有表現出什么,但是眼神深處卻很好的掩飾了一絲希冀。因為他從趙禹他們身上發現了一種和親情并立的情感,兄弟!

  正是這個時候,在失去父親和大哥的悲傷情緒還沒有徹底走出來的張揚,遇見了永遠的大哥趙禹、蘑菇頭牛b錢啟文,悶 騷純情郎孫奠英,二愣子周子昕,“人面獸心”李一帆。

  也許是命里注定,也許是今生隨緣,非常巧妙的以這種方式相知相遇。多年以后,無意間提起,兄弟幾個仍是唏噓不已,蘑菇頭錢啟文還笑著說應該去謝謝周晨,謝謝他這崇尚香港古惑仔的小癟三和他們在那條小胡同里約點、干仗!

  歲月再次回到那個鏡頭,吼完“朋友”這首歌,趙禹他們彼此看了彼此一眼,不知怎么就笑了,笑得很大聲、笑的很淋漓。

  突然在這個時候,剛才唱歌的時候吼得還超大聲的蘑菇頭錢啟文“咣當”一聲,臉上還帶著笑容,但是眼皮感覺好沉、好沉,閉著眼身體卻硬挺挺的后仰了,一旁的趙禹眼疾手快,兩只手飛快的抄住了她的身體。

  “啟文!你怎么了?”趙禹一聲大吼,他一邊吼著,一邊猛的搖晃著錢啟文的身體,想著把他叫醒。

  “別嚇唬我,啟文!”李一帆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整個人都慌了,“別鬧,別鬧,你再不起來,我就把你蘑菇頭給你剪去??!”

  孫奠英臉色很難看,他看了一下錢啟文的情況,大吼一句,“快送醫院,啟文休克了!”

  “對,對對,送醫院!”孫奠英的這句話點醒了大家,趙禹當即彎下身子就把錢啟文背在身上,猛地就要背著他往胡同口跑去。但是剛站起身子,就兩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幸好,旁邊的周子昕扶了他一把,這才沒倒下。

  剛才的時候干仗的時候,由于過度興奮他們沒感覺到,其實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傷痕累累,畢竟雙方人數懸差這么大,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憑著一股血勇震懾住了對方,但是實打實的棍子打到身上是生痛?,F在神經不興奮了,那身體上的軟弱,全都體現出來了。

  李一帆臉上有些焦急,“禹哥,沒事兒吧?

  “沒事兒!”趙禹喘了口氣,轉過頭看著昏過去的錢啟文,笑了笑,“啟文,沒事兒昂,哥哥,這就送你去醫院!堅持??!”

  “來,哥幾個幫一把!”

  李一帆、周子昕、孫奠英三個人一起使勁兒,托著錢啟文的屁股就把他弄到了趙禹的背上。四個人就這樣背著錢啟文瘋跑,趙禹沒跑兩步,額頭上的汗珠滾滾而下,但是他還在堅持。

  “別急,兄弟。馬上就好”趙禹大吼一聲,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猛的就是一個加速。真的很讓難以相信,背著一個人也可以跑得這么快。

  大概跑出去,十多步左右,由于跑的太急,他一個沒站穩,加上體力有些透支,直接就摔了下去,摔下去的同時,他伸開了雙臂,直接自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腳踝的位置好痛,錢啟文在他的身上趴著,也滾到了一邊,她閉著眼,看起來異常的虛弱。

  后邊的李一帆他們直接就急了,呼喊著向著他們跑來,“禹哥,禹哥,啟文,你們沒事兒吧?!?/p>

  趙禹一下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剛爬起來,又摔倒了,他的腳裸好痛,可是這個時候他什么都顧不上了,他咬緊牙又把啟文背了起來。

  “堅持,堅持住?!壁w禹背著啟文使勁往醫院跑。

  就聽見啟文“哥,我好痛,哥,我好痛?!甭牭泌w禹簡直要瘋掉了,他強忍著自己腳裸的傷痛,瘋了一樣的往醫院跑。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張揚不知怎么的就感覺自己心里一陣悸動,整個人有一種莫名的沖動。

  他什么也沒說,突然就迎著趙禹他們跑了過去。

  鐘大胖有些愣神,沖著張揚就喊了一聲,“揚哥!”

  張揚并沒有回復他,還是愣直的往前走,一旁的程天柱看了鐘共一眼,什么也沒說就沖著張揚的背影跟了過去……

  后面的李一帆他們也跑到了趙禹和錢啟文的旁邊,幾個人想要從趙禹的背上把錢啟文接過去,但是趙禹死活不同意,這個時候就聽見有腳步聲到了身邊,他一轉身,看見了張揚。

  張揚面無表情,聲音沒有一點色彩“你這樣的速度,等你把他背出去,他的血都要流干了?!闭f完就把錢啟文背在了自己的身后,猛的加速就跑了出去。程天柱也跑了過來,二話沒說愣是直接把把張揚攔住,一把扯過錢啟文,動作挺粗魯的,后面的李一帆看到他的笨手笨腳差點就當場罵了娘,好在程天柱只是把他背上,就拼命地往胡同的出口跑去。

  李一帆把還沒有罵出口的話咽了下去,忍者自己的傷痛,咬了咬牙,和周子昕、孫奠英死命的追著張揚和程天柱。

  趙禹自己站在原地,楞了一下,接著,他連忙擦干了自己的眼淚,看了眼胡同口。就開始追張揚,他的腳裸是真的好痛,他們幾個身上都有傷,,自然都追不上張揚他們的速度,慢慢的,張揚他們消失在了他的視線。

  “禹哥,他們行么?”李一帆望著已經消失不見的張揚他們,不由擔心的問了一句。

  趙禹的眼睛深處也是有著一絲擔心,但是他并沒有表現出來,“現在管不了這么多了,啟文傷的這么重,要趕緊把他們送到醫院!快!”

  “恩!”

  李一帆他們應了一聲,跟著趙禹就拼勁全力的追趕。沒一會他們就出了胡同,就看見,程天柱把錢啟文背到背上,一旁的張揚和鐘共正站在馬路中間攔車。

  盡管兩人吼得聲嘶力竭,可是連續過去兩輛出租車都沒有停車,擦著他們的邊就跑了。氣的鐘大胖在那破口大罵。

  趙禹兩眼血紅,一瘸一拐的奔著程天柱就過去了,他的腳腕很痛,痛的咬得牙齒咯噔咯噔作響。

  “啟文!”

  他異常粗暴的拽了程天柱一把,在張揚的示意下,程天柱把背后虛弱的錢啟文輕輕遞給了趙禹。

  趙禹接過錢啟文,腳下一軟,就直接坐到了地上,用袖子不斷地擦掉錢啟文頭上流下來的血跡,不斷大聲地喊著錢啟文的名字,眼淚奔流而下。

  “攔車!”李一帆一聲大吼,毫不猶豫的站到馬路中間,把雙臂張開。

  他后面的孫奠英、周子昕跟在他的身后,也是打開雙臂,沖著迎面駛來的一輛出租車大聲喊叫著,“停車!”

  馬路上這下又多了三個血跡斑斑孩子,這下來往的車輛更不敢停留了,盡管他們不斷的哀求著,但是絲毫不起作用,他們就這么看著第三輛車從他們身邊毫不留情的疾駛而過。他們瞬間絕望了

  趙禹怒吼了一聲“我*你們媽?。?!”他站在大馬路上瘋狂的嘶吼,聲嘶力竭,雙眼血紅“你們他媽的還有沒有人性?!?/p>

  接著,就看見啟文“哇啦” 的一聲,整個人往外吐了一口血水。

  “啟文,啟文!”趙禹又吼了起來,一邊吼,一邊跑到了自己錢啟文的邊上,一把就把啟文抱了起來,他眼圈紅了,他是真的急了,,他看著啟文痛苦的表情,簡直要瘋了“?。。?!”他站在馬路邊上又痛苦的叫喊了起來,異常的壓抑,他狠狠的抽了自己兩個嘴巴。

  “禹哥?!眴⑽倪@個時候笑了,很虛弱,伸手摸了摸趙禹的臉“哥,我,我會死嗎?”

  “不會,肯定不會?!?/p>

  趙禹咬著牙,目光堅定“堅持住,天塌下來,也有哥給你扛著?!?/p>

  他一咬牙,又把啟文背了起來,沿著馬路瘋狂的奔跑,腳裸好痛“堅持住,堅持?。。?!

  程天柱把眼睛看向張揚,畢竟他和張揚不一樣,對于這些還是有經驗的,剛才他背著錢啟文的時候,發現他嘴角咳血,就知道他一定剛才傷的不輕,要是不及時治療,很有可能沒命的。

  張揚看著趙禹現在這幅模樣,心下一陣悸動,望著向著這邊駛來的一輛金杯面包車,一咬牙,猛地橫躺在地上。

  李一帆看著張揚躺下,一下子就愣住了,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色彩,他們二話沒說就并排躺在張揚的身邊,公路瞬間被堵死了。

  鐘共看了一眼還在狂奔的趙禹,又看了一眼躺在公路中間的張揚,嘴角一撇,非常不情愿的也躺在地上,

  “呲…….”

  那輛金杯車本來車速不慢,可是突然間看到前面的馬路上的人橫躺在地上,駕駛員只得猛地踩下剎車。

  兩道黑漆漆車輪印被生生拖近二三十米長,金杯車冒著黑氣停在離張揚不足三米的地方。

  “傻蛋,有病么,找死能換個地方嗎?”一個皮膚黝黑的小伙子伸出脖子,氣急敗壞的沖著地上張揚他們就是一陣怒罵。

  張揚望著離自己只有四五米的面包車,整個人不停地顫抖,冷汗瞬間濕透了后背,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哥,求求你,救救我兄弟!”李一帆從地上爬起來,帶著哭音沖著司機的大喊道,“求您了,好人有好報!”

  趙禹也不再跑了,轉過身來,眼神帶著一絲期盼的色彩望著司機。

  司機皺著眉頭望了一眼趙禹背上錢啟文一眼,搖了搖頭,又看了一身血跡的趙禹他們小哥幾個,露出一絲忌憚。

  略一沉默,有些不情愿的說道:“上來吧,我送你們去醫院?!闭f完就頭也不回的回到了駕駛室。

  趙禹一聽這話,露出了異常的欣喜,“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背著錢啟文就往車里鉆。李一帆他們也是同樣的欣喜表情,三個人沖著司機道了一聲謝,就幫著趙禹把錢啟文小心翼翼的放到面包車的后座上。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 陕西快乐10分前三直 江西快三在线计划平台 福彩3D魔鬼图 爱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快乐双彩缩水软件 股票配资网速询金多多挂号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2007股票分析软件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