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沙葉新的身世(五)

|

  羅成的推理和分析有點像“尼羅河上的慘案”里面的大偵探波洛,開始是郝建軍敘述,他傾聽;現在是他假設,他推理,郝建軍傾聽,這一老一少似乎沒有絲毫的代溝可言。

  羅成繼續用推理的口吻說道:

  “應該說,后面的這一段敘述具有一定的真實性,第一,沙葉新亮出了自己確實擁有一定殺人的功力;第二,他把自己需要檢驗寶物的價值的過程闡述了,但是,這里面有一個破綻,他把自己定位為是在無意中被陌生漢子發現了佛珠,他并沒有說是自己故意所為,其實這就是他的故意所為!”

  “羅成,你說了這么多,其真正想表達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表達的意思我們先放一放,現在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是,在沙葉新以后的十二年中,他是否真的都在做珠寶生意?我猜想他除了得到一定數量的寶物,很有可能還從墓穴中得到了什么類似武功秘籍的寶典,或者,是后來遇到了高人的栽培,否則,以他在訓練營的功底,絕沒有現在這樣的深不可測?!?/p>

  “就算他確實有相當的功力,他能夠在你之上?”

  “不錯,沙葉新的內力和功力決不在我之下,應該遠在我之上,但就神功的全面性而言,也許我比他多了些許的路數?!?/p>

  “那他為什么要隱瞞自己?其目的又何在?”

  “沙總在這十二年的時間里,很有可能加入了什么幫派,如果不是,他很有可能自己創立了什么幫派,他的野心很大,他的最終目的是要建立起他獨立的王國?!?/p>

  “羅成,你小小年紀,擁有師父的神功這點不用懷疑,但你對沙總的這些分析和判斷,簡直讓我無法想象,你是憑什么把這么多的構想聯系在一起的?”

  “董事長,我除了恩重如山的師父,我還有眾多的老師,這些恩師都是功成名就的高人,平時稍加點撥,都是受益匪淺的境界,所以你千萬不要把我的話當成空穴來風,更不可以認為是天方夜譚,因為就目前而言,我說的某些方面,已經開始在慢慢的驗證了?!?/p>

  “唉——”郝建軍長長的舒了口氣,但他還是有點感慨地說道:“可是,你知道,在這十二年的時間里,沙葉新不僅已經結了婚,而且還生了孩子一個女兒,沙萌萌,這個你是知道的?!?/p>

  “這個沒有什么矛盾的,黑幫老大的教父還妻妾成群呢,這是人性的本能,所有人一切的努力乃至鋌而走險,都是為了這個人性的本能而作出的?!?/p>

  “那你認為我現在應該如何應對?”郝建軍被羅成說得真的有點被動起來。

  “首先,我們今天的談話內容必須嚴格的保密,無論是歐陽小姐還是郝佳芝,都絕對不可透露半句;其次,從現在開始,你要處處提防有可能出現的陷阱,凡是必須多問為什么?這是董事長自我保護的有效措施;第三,沙總和你之間的事要么不爆發,一旦爆發,定然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大爆發,所以董事長千萬不可輕視?!?/p>

  正在這時,歐陽詩詩回來了。

  “怎么樣?公安方面怎么說?”郝建軍急切地問道。

  “公安方面的意思,明知道是敲詐,就暫緩匯款,因為款項的事要牽涉到銀行之間的許多轉賬環節,他們的意思讓我們提出付現金,然后他們開始布控?!睔W陽詩詩坐下后說。

  “真是異想天開!這幫畜生有這么傻嗎?等著你張開網,然后自己往網里面鉆?”郝建軍覺得刑偵隊的這種說法是一種不負責任、敷衍了事的態度。

  羅成問道:“董事長,歐陽小姐,這件事副市長知道了沒有?”

  “目前還沒有,這些人只是通過快遞把照片寄給了我,趙正本人并沒有收到同樣的敲詐,不知他們的下一步會不會走這步棋?!睔W陽詩詩說話的時候,巨無霸在不停的顫抖。

  “郝叔叔,”羅成突然由董事長改口說郝叔叔,“有些話歐陽小姐在我說說沒問題吧?”

  “詩詩是自己人,這個世界上除了佳芝就是詩詩是我最親近的人了,當然現在還有你羅成,所以,有什么想法但說無妨?!绷_成改口叫郝叔叔,郝建軍馬上把他列入自己人的行列,可謂是一拍即合。

  其實羅成叫一聲郝叔叔,其目的就是要讓郝建軍相信自己說的話絕非是危言聳聽,他已經從郝建軍的神態上看出,郝建軍對自己說的話將信將疑。

  “董事長,”羅成又改口這樣稱呼,“這一次沙總的生意是不是比以往要大?你是不是提出過要參與這件生意的交易過程?”

  “是啊,我確實說過,我是擔心他不要搞得動作太大,萬一有什么觸電的地方,會給我們企業帶來負面影響,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這是我個人的分析和推斷,沙總絕對不希望你參與他的這次交易過程,是因為在看似有點擦邊球的生意里面,有著更大的擦邊球,這個更大的擦邊球一旦被你發覺,你一定會斷然拒絕,甚至會為證明自己的清白,舉報沙總的行為?!?/p>

作者有話說:“由于工作的原因,必須要到國外去打拼幾個月;我這個烏龜慢本來就慢,現在又不得不停更了!無奈,生存是第一的。感謝一路走來支持我的親們,倘若我們有緣,幾個月后再見吧!真的是非常慚愧和抱歉......”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钱龙捕鱼 破解版